印度千亿经济影响方案遭质疑

印度千亿经济影响方案遭质疑
本报驻印度特派记者胡博峰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日前宣告了一项总额约7300亿卢比(约合730亿元公民币)的新一轮经济影响方案。据印度《经济时报》13日报导,用于路途、供水、城市开展和国防基础设施建造等范畴的开销占整个新影响方案的约1/3,到达2500亿卢比。别的,该方案还将向现金缺少的部分当地邦供给1200亿卢比的50年无息贷款,用于基础设施建造开销。其间,250亿卢比将定向流入印度东北部区域、北阿坎德邦和喜马偕尔邦,而且一切金钱必须在2021年3月31日前运用。为鼓舞印度政府工作人员、公共部门、金融组织和国有企业的工作人员在特定假日消费,新影响方案还将为上述人群供给免息预付款。据《印度斯坦时报》报导,印度总理莫迪称誉这一方案是“及时的举动”,将提振消费决心和举动,推进开销,提高经济需求。不过,印度反对党国大党却对此嗤之以鼻,以为此举是对“公民的诈骗”。国大党全国委员会官员以为,政府为其供给的免息预付款设定了各种附加消费条件,例如仅能购买产品和服务税高于12%的产品,而且顾客在购物时还必须自己搭进去更多的钱。本年第二季度,印度经济以23.9%的创纪录速度萎缩。世界货币基金组织13日发布陈述,以为印度本年度经济增加将萎缩10.3%。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13日征引世界评级组织穆迪印度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纳亚尔的话说,印度新一轮经济影响方案或许只会暂时影响消费心情和经济活动。摩根大通新式商场经济部门主管阿齐兹以为,政府想要影响需求,但新冠确诊人数不断上升和交际阻隔办法将令这一希望失败。现在需要让民众增加收入以保证在疫情完毕后顾客和企业都能坚持相对安稳的财务状况。野村证券也以为,印度的新一轮经济影响方案反映了其财政政策的疲软状况。▲

为孙杨案花费超60万美元 揭秘WADA的钱用在了哪?

为孙杨案花费超60万美元 揭秘WADA的钱用在了哪?
本周五,世界反兴奋剂安排官方发布2019年年报。WADA在这份长达124页的年报的第93页中专门提及,2019年WADA法令诉讼费用大幅度添加,其间孙杨案就花费了该安排超越60万美元。  闻名体育网站Insidethegames、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等都以“孙杨案花费WADA60万美元”为题报导了此事。红星新闻记者在WADA官方找到并下载了这份年报,并对该年报进行了详细的研讨。WADA年报  世界反兴奋剂安排的收入来历  红星新闻记者在WADA官方找到并下载了这份发布于10月8日的年报,依据这份长达124页的年报终究部分显现,WADA2019年运营费用为3780万美元,收入在3800万美元左右。  WADA对错营利性安排,于1999年11月10日在瑞士洛桑建立,是世界奥林匹克委员会下设的一个独立部分,总部坐落加拿大蒙特利尔,它的首要任务是担任审定和调整违禁药物的名单,确认药检实验室,以及从事反兴奋剂的研讨、教育和防备作业。WADA和不少世界单项体育安排协会的利益不同,反兴奋剂是该安排的榜首要务,不寻求商业利益,也不寻求盈余。  WADA的收入首要来自于世界奥委会、各国政府分摊和捐献等。在它建立的开端2年,经费悉数来自世界奥委会,但自2002年开端,依据新的规章,一半来自世界奥委会,一半由世界各国政府分摊。各大洲的奥运理事会依照逐级准则,依据“体育实力”和“经济指标”两个要素,确认分摊份额。  需求留意的是,WADA的年报还发布了对WADA的额定捐款,这160万美元来自日本、我国、波兰、澳大利亚等国的捐献。其间,来自我国的捐献最多,为99.3万美元。我国方面向WADA额定捐款最多,这说明我国发挥了大国的职责,支撑反兴奋剂工作。  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5日,瑞士蒙特勒,孙杨揭露听证会举办。  WADA为孙杨案开支60多万美元  WADA的开支首要用在了哪里?据该年报介绍,WADA的预算现在以每年约8%的速度添加,且计划在2022年到达4660万美元,职工人数从117人添加到130人。为了付职工的薪酬和其他人事开支,WADA上一年总共花费了1570万美元。别的还有很多的出差和研制费用,WADA有专门的兴奋剂研讨中心,每年守时给旗下的各国反兴奋剂安排下发兴奋剂名录。除上述之外的大头开支,便是涉嫌兴奋剂案件的查询费用和诉讼费用了。  红星新闻记者也在这份WADA年报第93页中看到有关孙杨案的内容。WADA专门表明,“2019年,WADA关于法令诉讼费用大幅度添加。”下面一段便是,“高重视度的案件需求更多的资源投入。WADA在世界体育裁定法庭申述游水运动员孙杨并终究胜诉的案件便是典型,它花费了超越60万美元的费用”。  孙杨案源自2018年9月4日,世界泳联授权的样本收集安排——世界兴奋剂查看办理公司对孙杨施行赛外查看时,使用了未经专业培训、不具备法定资质人员收集运动员样本。因为孙杨对查看人员出示的资质证明存疑,此次查看终究未能完结。期间,孙杨一方打破血样瓶的安全箱,被指“暴力抗检”。  2018年11月19日,世界泳联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办听证会,2019年1月,世界泳联判决此次查看无效,孙杨不存在违背《世界反兴奋剂法令》的行为。2019年3月12日WADA因不满判决成果,向世界体育裁定法庭提出上诉。2019年11月15日,世界体育裁定法庭在瑞士蒙特勒就此案举办了揭露听证会并经过网络进行了全球直播,听证会长达12小时。2020年2月28日,世界体育裁定法庭宣告了裁定成果,从当天开端孙杨被禁赛8年,这关于孙杨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冲击。  这起案件关于WADA来说,律师费是最大的一笔开支。WADA为了打赢这场官司,邀请了美国闻名律师理查德·杨作为首席律师,后者不只曾参加起草WADA的反兴奋剂规矩法令,还曾将七届环法车王阿姆斯特朗拉下马,声名远扬。  现在尚不清楚理查德·杨详细的律师费用,但依据WADA年报显现,2019年相关法令咨询费用大约为688万美元,比2018年343万美元足足高了一倍多,为WADA除人力之外最大的开支。而WADA2019年最大的一同案件便是孙杨案了。  红星新闻记者 胡敏娟  修改 李洁